FC2ブログ

賽運人生。

ARTICLE PAGE

《來自新世界》 中文小說讀後感

每天睡前看,終於看完可以寫些東西了。

內有劇透&個人見解&私心

吶喊個瞬我愛你啊!!!

PO一下BGM。
這個聲調的MEIKO&旋律太適合配著打這篇了
講正經的。

瞬戲份少到不行啊。
從他跟覺分手之後才戲份暴增&刷存在感呀。
如果不是先看動畫,我大概會幫他定位在「早季喜歡的路人甲同學」吧(欸!!!
先說一下我最愛的就是瞬!!!
不過也因為已經有先入為主的喜好,我沒辦法屏除既有的情感來面對小說描寫
(就是沒辦法以一片空白的狀態來進入小說闡述的世界,進而產生相應的情緒)

進全人班前的早季就讓人很煩躁了。(欸)
直接從夏季野營開始吧。
在此之前的劇情比較像在鋪梗,讓讀者了解這個町內所有事情都是有人安排好的。

看小說前,我一直覺得覺只喜歡早季,他的態度及和早季的相處模式,很像喜歡欺負心上人的小男孩。
對瞬則是競爭意識,關於競爭早季。不是學業上的,所以14歲時他會轉往喜歡瞬讓我滿震撼的。
瞬則是一直都喜歡早季吧,我想。
瞬14歲時能接受覺,大概是因為他很溫柔&大環境所致。倒是覺真的愛上瞬了。

小說中,在五人組抓到擬蓑白這段做了非常多的描寫,動畫裡也都有做出來,
不過動畫我記得沒有太久,所以滿意外的(不過是因為動畫已經把前史文明的奴隸王朝、淘汰制度講完了)
這段說到,PK覺醒後,人類總共分成四種,分散世界各地生活
其中的奴隸王朝,我覺得神栖66町&所有現存的人都是奴隸王朝來的。
不然化鼠來由就很難解釋了吧?
瞬大概也是從此才對這個世界灰心了吧........
這個世界一點也不美麗,倒是充斥著醜惡、暴力、歧視、支配、排除異己。

後來他們四散,覺和早季被化鼠所救,後來由於覺取回咒力而脫險。
這點我有個最大的疑問。
五人組都被封住咒力,大家都誇想起真言的瞬很聰明;因為他們怎樣都想不起自己的真言。
....那,早一步拿回咒力、幫助早季&化鼠的覺怎麼說??
在交換看真言的時候,早季拿給覺看的真言是假的嗎? 因為她後來從自己家裡挖出木牌才想起真言的呀。
[] 這位的動畫後感(第6話)提到,早季是在更之前騙到覺的真言


接著,就迎來了他們的14歲。...想到就想哭啊。
本來還反抗過倭猩猩制度的早季,最終還是順著規定與同性在一起,覺&瞬也配成對。
就是這裡讓我很意外,我以為覺會和守一樣,守在真正喜歡的對象身邊。
從14歲起,覺應該就一生愛著瞬了吧。早季也一樣。
原作中對於同性性行為算是寫得還滿.....詳細?
覺&瞬那段超像言情小說,害我看到笑出來(欸),反而是女孩子那邊寫得更完整。

不過再怎麼說,瞬根本沒愛過覺....的感覺呢
感覺瞬也是順著制度走,「恰好追求他的是覺,那麼就這樣吧」的態度。
所以他才能乾脆地跟覺分手。當然我覺得也包含他不想傷害覺的溫柔在內。
為什麼業魔好發在溫柔的孩子身上呢

瞬自願離去時,在他周遭浮起的三個鈴鐺(?),看動畫時我認為是發動後可以抑制他業魔力(?)的道具,
小說中才有解釋,原來那是他自己操作的,因為他分心操作鈴鐺時,才可以防止影響周遭
嗚嗚嗚
所以後來早季到小屋找瞬時,因為已經更加業魔化了,使他不得不操作多達整個空間的鈴鐺才能夠使早季不受影響。

大人們派出不淨貓,準備在瞬完全業魔化前處理掉,殊不知不淨貓不小心咬死昴(瞬家的鬥牛犬)
[關於鬥牛犬,小說中解釋,這個類型在神栖66町中非常少見,因為大多只有個性溫和的犬種。
鬥牛犬犬種的由來甚至是機密,因為那個時代的人無法想像為何喜歡看犬隻鬥牛]
瞬因為心疼昴而瞬間殺死一隻不淨貓,在此之前早季已經殺掉一隻,等於大人派出的貓都死了
瞬殺死不淨貓的方式已經到了無法到達的境界,因為那個時代的人不知道什麼叫做「黑洞」
但瞬卻能讓不淨貓像被吸進黑洞的方式消失,表示他的能力已經相當危險。

瞬也在此時決定自埋地底,拋出早季後,我想他應該就此沉眠了。
此後出現的瞬、瞬的幻影,應該真的只是早季的幻覺。
即使是最後出現在東京的瞬,小說中他什麼話也沒說,不著痕跡將早季帶到奇狼丸眼前後再也沒出現過...

中間至躲惡鬼的劇情,我比較好奇的是.......
公布真理亞&守的死訊時,雖不驚訝,但好奇的是他們怎麼死的?
既然有生出小孩,即使真理亞有可能難產而死(沒有根據,只是猜有這個可能性),我想守會全力保護兒子的。
[動畫中是女孩,原作中說是神似真理亞&守、長大會是美男子的男孩]
而且他們大概在小孩出生後一、兩年就過世,小孩也被鼠窩接收,那麼...擁有咒力的兩人到底怎麼死的?
我只能猜想,他們在野外遇到生存危機,由木蠹蛾等親近人類的鼠窩保護、與其生活,
但卻遭史奎拉趁其不備時殺掉他們的,例如卸下心防後於睡夢中被暗殺。

躲惡鬼就不說啦,直接跳到東京那段。
乾先生躲過一截沒被惡鬼所殺,卻為了救早季而犧牲。
為-什-麼-啊---(到底多討厭早季)
奇狼丸對覺&早季吐實,他們以前來東京就是想找毀滅彈時,覺&早季無法理解,
「為什麼身為最效忠人類的鼠窩首領,卻抱著這種想法呢?」
這讓我覺得,果然他們兩個仍不覺得人類對待化鼠的方式有哪裡奇怪吧。

對化鼠說殺就殺、要滅就滅整窩的人類,哪裡有資格指責史奎拉呢?
殺化鼠時像檸抹布一樣乾脆,人類對待化鼠,根本不是對待「屬下」,而是視為「害蟲」吧!
尤其到最後,早季也沒有把史奎拉當成人類看待,即使她早已得知「化鼠是人類」。
如果有,她怎麼沒有因為愧死機制而死?
殺貓的時候也一樣,只要不是人類就可以隨意殺?
惡鬼因為奇狼丸的犧牲戰法而愧死,人類倒是沒有呢。

小說中唯一讓我鼻酸的就是奇狼丸了。
他二話不說,乾脆地接受了犧牲戰法,讓我為他覺得不值...
就讓人類死光吧,何苦需要這樣低聲下氣求人類,請人類遵守約定呢? 人類的惡質你明明看過很多了。
動畫中除了瞬以外,最讓我傷心的就是奇狼丸的死了。

在最後,即使覺和早季結婚生子,我仍覺得他們兩人的心上人永遠都會是瞬。
他們在雪屋體驗第一次男女結合的橋段,讓我深信他們將永遠忘不掉瞬,而且瞬會是兩人心中的第一名。
以後的戀愛關係也是在此前提下發展,而且是彼此知道對方都是最愛瞬的狀態下。
作者真狠呢~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0 Comments

Leave a comment